您好,欢迎来到答案大全网!   收藏本站Ctrl+D   
答案大全网
 
 网站首页  
 栏目类别:答案大全

红楼梦著名评语 名言名句赏析,红楼梦的十个字的评语

更新时间:2018/5/16 17:58:00  浏览量:205  手机版

红楼梦写评语

《红楼梦》是一本最经得住读,经得住分析,经得柱折腾的书。……《红楼梦》是经验的结晶。人生经验,社会经验,政治经验,艺术经验,无所不备。《红楼梦》就是人生。……读一部《红楼梦》,等于活了一次,至少是活了二十年。……《红楼梦》又是一部令人解脱的书。万事都经历了,便只有大怜悯大淡漠大欢喜大虚空。便只有无。……便活得稍稍潇洒了――当然也是悲凉了些。……《红楼梦》是一部执著的书。它使你觉得世界上本来还是有一些值得为为之生为之死为之笑为之发疯的事情。《红楼梦》令你叹息。《红楼梦》令你惆怅。《红楼梦》令你聪明。《红楼梦》令你迷惑。《红楼梦》令你心碎。《红楼梦》令你觉得汉语汉字真是无与伦比。《红楼梦》使你觉得神秘,觉得冥冥中有一种不可思议的伟大。……《红楼梦》是一部百科全书,而且不仅是封建社会的。……尤其是,《红楼梦》其实什么也没告诉你。……再加上“红学”,你和《红楼梦》较劲吧,你永远不可能征服它,它却强大得可以占领你的一生。……《红楼梦》永远是一部刚刚出版的新书。……
摘自《王蒙的红楼梦-自序》

寻《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的正副册人物及其评语

金陵十二钗正册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探春、史湘云、妙玉、贾迎春、贾惜春、王熙凤、贾巧、李纨、秦可卿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 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兕)相逢大梦归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泣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富贵又何为,襁褓之间父母违。展眼吊斜晖,湘江水逝楚云飞。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 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情天情海幻情深,情既相逢必主淫。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金陵十二钗副册:香菱、薛宝琴、尤二姐、尤三姐、邢岫烟、李纹、李绮、夏金桂、秋桐、小红、龄官、娇杏;(书中只点香菱一人,其余根据香菱的特征猜想)   金陵十二钗又副册:晴雯、袭人、平儿、鸳鸯、紫鹃、莺儿、玉钏、金钏、彩云、司棋、芳官、麝月; (书中只点名袭人、晴雯二人,其余根据她们的特征猜想)

你对王熙凤的评价

王熙凤最显著的性格特点:“五辣俱全”,即香辣、麻辣、泼辣、酸辣、毒辣
王熙凤这个人物在《红楼梦》当中的地位相当重要,可以说这个形象具有独特性。她有一种支柱作用,一种艺术结构上的、艺术机体意义上的一种聚焦的作用,或者说是一种辐射的作用。因为《红楼梦》不仅是写薛宝钗和林黛玉的爱情婚姻,作者还写了这个大家族中四百多个人物。如果没有了王熙凤,那么《红楼梦》的结果会如何。可以说,如果把贾府中长幼、尊卑、亲疏、嫡庶、主奴等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比作一张网的话,那么王熙凤这个人物就处在一个相对中心的位置上。从而突出了这一人物形象的独特性,她要同各种各样的人物打交道,所谓上有三层公婆,中有无数叔嫂妯娌兄弟姐妹以至姨娘婢妾,下层有一大群管家陪房奴仆丫环小厮等等。王熙凤同其中任何一个人物或者联结、或者矛盾、或者又联结又矛盾的这样的关系,都是某一种社会关系的反映。按说王熙凤在整个贾府当中,她的辈份是很低的,她是孙子媳妇,那么为什么像王熙凤这样一个人物能够来当家呢?这个原因,或者说是多种矛盾发展的结果。她有娘家“金陵王”的背景,她有贾母的靠山,有邢王二夫人矛盾的牵制,当然还有她本人才干欲望的主观条件。同时也就把王熙凤推到了火山口上,成了众矢之的,众多旧矛盾的结果又成了新矛盾的导因。她是一个极其复杂的人物形象!可以说,在王熙凤身上概括了各种各样的矛盾,一种家长理短的那种家务事,所谓叔嫂斗法、妇姑勃溪之类,不是那样的。因为在中国封建的宗法社会里,家国是同构的,历来一脉相通,家是国的一种简化的形式。封建帝王“家天下”内的权势消长、朋党倾轧、派系争斗,它的雏形,它的胚胎都可以在家族里面看到。所以从那个王熙凤,以她为焦点的,或者说她幅射出去的种种矛盾,就是给人一种纵深感,不能够就事论事的看成是一种家族的矛盾。以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所能包容的社会生活的广阔程度来说,也是其他形象难以企及的,比如,放债生息这样一个细节。王熙凤是把那个月钱拿出来去放高利贷,小说里面不只一次的写到,平儿说过,“每年少说也得翻出一千银子来”,连数目都很具体。这样的经济细节放在别的人物身上是不可能的,比如说老爷太太不会做这种事,不屑做这种事,姑娘小姐她们根本不理财,那么只有王熙凤能够承担。所以王熙凤这个形象的社会触角是最长的,可以越出贾府的门墙,可以伸向官府,可以伸向佛门,可以伸向宫廷等,也就是说从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广度来说,王熙凤这个艺术形象是不可代替的、不可缺少的。如果少了王熙凤,《红楼梦》在它反映生活的深广度方面,就要受到极大的削弱,甚至就不成其为《红楼梦》。
王熙凤的“辣手”在更多的情况更多场合表现为逞威弄权、滥施刑罚。这方面《红楼梦》里面有很多描写,她素常惩治丫头的办法怎么样呀,说这个“垫着磁瓦子跪在太阳底下,茶饭不给”,“便是铁打的,一日也管招了。”当她发现为贾琏望风的小丫头,喝命“拿绳子鞭子,把那眼睛没有主子的小蹄子打烂了”,而且威吓她要用烧红的烙铁烙嘴,要用刀子来割肉,而且当即就拔下那个簪子来戳小丫头的嘴,这种簪子叫做香闺刑具,戳人是很疼的,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丫头立刻两腮紫胀;另外你看在清虚观的时候,一个小道士,那真是一个小孩子,无意中冒撞到王熙凤身上,王熙凤扬手一巴掌打得那个小道士都站不住。这种地方,王熙凤的出手之重、之狠、之快,是名副其实的“辣手”了,在贾府的主子里面,像这样亲自出手的人并不多见。在下人的眼里,像那些小丫头小厮小道士的眼里,真是吓得心惊胆颤,这个时候王熙凤确实像一个恶魔,怪不得有些奴仆在背后诅咒她,说她是“阎王婆”,说她是“夜叉星”,那么在这个时候,所谓的“杀伐决断”就有一......余下全文>>

对红楼梦的评语中的名人名言

我有周汝昌先生校订的脂评《红楼梦》四色典藏本,要不?鲁迅评价:红楼梦〔2〕是中国许多人所知道,至少,是知道这名目的书。谁是作者和续者姑 且勿论,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 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3〕在我的眼下的宝玉,却看见他 看见许多死亡;证成多所爱者,当大苦恼,因为世上,不幸人多。惟憎人者,幸灾乐祸,于 一生中,得小欢喜,少有*+碍。然而憎人却不过是爱人者的败亡的逃路,与宝玉之终于出 家,同一小器。但在作《红楼梦》时抚思想,大约也止能如此;即使出于续作,想来未必与作者本意大相悬殊。惟被了大红猩猩毡斗篷来拜他的父亲,却令人觉得诧异。

《红楼梦》语句·人物·景物描写....评语

金圣叹有云:“写景是填词家一半本事,然却必须写得又清真,又灵幻,乃妙。”(见《圣叹全集》卷六)清真灵幻,意当包含清丽粹真与空灵洒脱两个方面。我国诗文,索尚清真;空灵的境界,亦为人们所乐道。李白怀古:“右军本清真,潇洒出风尘”,既指其人,兼指其书法,明白拈出了“清真”二字。清人钱咏《履园谭诗》说的诗写景物“太切”则“粘皮带骨”,不切则“捕风捉影”,“须在不即不离之间”,则实可谓是对“空灵”亦即灵幻的具体注脚。
写自然景物,是小说创作尤其长篇小说不可或缺的部分。从《红楼梦))景物描写中可以看出:作品对自然景色的描写总是既清真又灵幻,宛然一幅幅清丽而富有诗意的画卷,展读一过,令人陶然于醇美之中。

轻易的否定脂砚斋评语是对红楼梦研究的损失

尔雅刚做,这个是对的

运用红楼梦中人物为论据作文带评语

都不是,红楼梦借古讽今,沿用的历史上至宋朝下至清朝,虽然红楼梦隐射的是清朝统治者,但红楼梦中人物的服装应该是作者借鉴前朝服装而作的一个综合性描述,没有明确某一个王朝;

红楼梦第一回也说过“朝代年纪,失落无考”

红楼梦里最后评价王熙凤的一句话是 什么?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根据王熙凤的评语,我们可以了解,王熙凤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很悲惨的。不仅自己的正妻名分被剥夺了(“一从二令三人木”,这个人木是拆字法,就是休),而且女儿巧姐也被拐卖(从巧姐的判词可以看出),只因自己接济了刘姥姥,刘姥姥却感恩戴德,将巧姐救出,可以想见,在刘姥姥来看王熙凤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多么的感慨······

谁能告诉我几句脂砚斋对《红楼梦》的评语和金圣叹对《水浒传》的评语

金圣叹在《水浒传》第一回里批道:盖不写高俅便写一百八人,则乱
自下生出;不写一百八人,先写高俅,则是乱自上作也.在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臣民的家天下时代,这句乱自上作,无异
于石破天惊的一支利箭,猛烈地射向道貌岸然的统治阶层.老百姓并非是祸
乱天下的根源,而居庙堂之高的王侯将相们才是祸国殃民的始作俑者.
结合后面卢俊义惊恶梦,梁山泊头领全部被捕杀的金氏式的结尾推理下去,
乱自上作,官逼民反,而后是被迫铤而走险的草民被始作俑者捕杀,这又何
异于齐宣王念无罪而就死地而以羊易之.前后一联结就不难得出封
建专制的家天下是驱民之死的万恶之源.金圣叹暗藏玄机的奇谈怪论,
正是他思想敏锐,智慧超凡所在,这并非是那些说卢俊义惊梦是金圣叹认为
造反的盗贼必然没有好下场所能明察的.不仅如此,金圣叹还将批判的矛头
直指最高统治阶层,乃至孤家寡人:小苏学士,小王太尉,小舅端王(即
宋徽宗).嗟乎!既已群小相聚矣,高俅即欲不得志,亦岂可得哉!(第
一回),以皇帝为首的官僚集团本身就是个小人集团,腐朽不堪,糜烂至极,
上梁既已不正,下梁岂有不歪之理,故欲民之不衅,国之不亡,胡可得也.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
CopyRight @ 2018   答案大全 www.vgspc.com    All Rights Reserved